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穹邪帝 第94章 涉险

发布时间:2019-09-25 16:43:23

苍穹邪帝 第94章 涉险

“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河中尽量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不然我们会死的很惨,据说这赤水中有一头洪荒水兽的后裔,如果遇到了它我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看着姜灵儿凝重的神色,江远天不禁神情一阵严肃,他能感觉到姜灵儿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里边如果真的有洪荒水兽的话这赤水无疑充满了危险。

要知道所有生物,只要在他的名字前冠上了洪荒二字,那无疑便是强大到已经难以依靠人力来对抗的程度了。

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江远天轻轻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我记住了,你先坐上去,推木筏入水的事情有我就够了。”说完亲自扶着姜灵儿坐在了木筏中心,然后他跳下木筏,双手搭在木筏结实的树干上一声清喝。

顿时间木筏底下大腿粗的圆木发出一阵隆隆的响声转动起来,顺着圆木的转动,巨大的木筏破水而入。顿时在平静的水面上激起一阵水花。

江远天脚下一顿,一步跳上了木筏,然后迅速的升起了用树藤和衣衫做成的简易船帆。

河谷中呼呼的山风不断吹来,顿时间船帆鼓起,十几根大树做成的超级木筏乘风破浪向着对岸冲去。

木筏的速度并不快,因为这筏身实在是太重了,而且船帆也是太简易了,山风只能作为部分动力支持木筏前进,最主要的力量还要依靠江远天手中一柄簸箕大小的船桨。

那场面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小山一般的木筏,其上一面破帆,船尾一个少年撑着比自己身体还要打的船桨,船中心一个青衫女子手中拿着一个白玉瓶子,不断的从筏子木头与木头之间的小小缝隙中洒下白色的粉末。

短短十余分钟,巨大的木筏就已经撑过了河心,距离对岸也只剩下不足百米,这样的速度让江远天很满意,毕竟自己这简易的手法可真是有些寒碜。

就在江远天暗自除出了一口气,以为这赤水安全度过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船身轻轻一晃,这一下他立马神色大变,想也没想拿起簸箕大小的船桨几步冲到了木筏中心。

“怎么回事?”江远天牢记姜灵儿的嘱咐,整个人屏息凝神压低了声音问道。

“别出声!”姜灵儿脸色凝重无比,翻手间三瓶白色的粉末就倾洒出去。

顿时间整个木筏都被笼罩在了一团白色的烟尘中,然而船身却并没有停止晃动,相反晃动的越来越剧烈,甚至船头船尾几乎都调了个方向。

这让两人一时间大惊失色,难道遇到了那洪荒水兽不成?江远天眼神一片凝重,如果是洪荒水兽那么这筏子就是再结实恐怕也是不管用了。

在洪荒水兽强大的攻击下,这种简易的木筏简直就和纸糊的没什么两样,恐怕就连那些做工精细的铁甲大船都会在洪荒水兽的攻击下顷刻间船毁人亡。

在这种情况下呆在船心还是其他部位基本没有丝毫的区别,当然了江远天也顾不上这一切了,因为自己的超级木筏眼看着都支撑不了多久了。

于是他抄起木筏上一根胳膊粗细的圆木冲到了边上,坐以待毙可不是他江远天的风格。

这一冲出来江远天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哪里是什么洪荒水兽啊,分明便是最常见的漩涡嘛,可是这漩涡也大的太离谱了一些吧。

赤水千米有余的河面上一个直径足有百米大小的漩涡不断地转动着,中心部位的水眼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让人看得一阵头皮发麻。

江远天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看起来平静无波的赤水之上会出现这样巨大的漩涡,这哪里是什么暗潮汹涌,简直就是风生水起嘛!

“坐好了!是漩涡!”江远天一声大吼再也顾不上一切了,只见他抄起簸箕大小的船桨不要命的开始将船身向着漩涡吸力的反方向划去。

在那百米大小的漩涡上,超级木筏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而江远天更是无奈的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简直就是徒然的。

只是短短十余个呼吸间,超级木筏巨大的船身就已经被漩涡的余波彻底吸住了。这一下江远天终于放弃了挣扎,只见他丢下簸箕大小的船桨一声暴吼就冲到了姜灵儿的身边,然后一手牢牢抓着木筏上边缠绕的水藤,一手死死地抱着姜灵儿柔软的身躯。

苍穹邪帝  第94章 涉险

!一阵水花溅起,两人顿时间被淋了个落汤鸡,但是他们那里还能顾得上这些啊,脑海中一种剧烈的眩晕升起,顿时间船身蹭的一声就窜进了漩涡,然后顺着漩涡巨大的涡流疯狂的转动起来。

远远看去,木筏就如同陀螺身上的缺口一般,飞快的绕着巨大的水眼旋转。

“抓紧我,不要松手!”江远天忽然大声吼叫,似乎明白了江远天的计划一般,姜灵儿忽然松开了把着水藤的手,双手紧紧的抱住江远天。

“啊!”江远天一声怒吼,就在转身转动到对岸一边的时候,忽然间双手松开木筏,一脚重重的跺在了巨大的木筏上。

顿时间轰的一声炸响,借助漩涡甩出的离心力和脚下巨大的反冲之力,两人如同炮弹一般弹射了出去。

耳边呼呼地风声不断响起,江远天只见得眼前一片天空湛蓝无比,天空上一朵朵棉花一般的云彩显得安静而又祥和。和身下汹涌的激流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嘭!一个结实的闷响声传出,江远天只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涌。他的身体结结实实的仰面摔在了赤水对岸厚实的大地上,在他怀中那柔软的身躯顿时变成了金铁一般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冲击。

噗,江远天嘴角血迹蹦出,五脏六腑一阵翻涌,脸色也是一阵苍白,不知道是被这突然发生的意外吓得还是这一下撞击实在太猛烈了。

“你……你没事吧。”姜灵儿一脸焦急的问着慌乱从江远天怀中爬了起来,然而他却没注意脚下那和自己一起从木筏上甩出来的水藤,顿时间脚下一绊发出一声惊叫再次狠狠的摔倒在江远天怀中。

刚要挣扎起身的江远天哪里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顿时间发出一声凄烈的惨叫,体内血气再次翻涌不止。

“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江远天凄惨无比的说着,脸上一片苦笑,美人虽美,但是这样冲到自己怀里也真真是让人难以承受啊。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姜灵儿两度摔在江远天怀中,再加上江远天确实叫的凄惨,顿时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淡定,脸颊通红却又焦急无比的说道:“你怎么样?是不是伤着了。”

说话间姜灵儿伸手就像江远天身上摸去,可是这一摸他顿时间脸上一阵发烫,脸从头皮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如同秋天的枫叶一般艳丽,因为她慌乱间一双手竟然不小心一下子摸到了一个绝对不该摸到的地方。

啊……啪!一个惊慌的尖叫声夹杂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只见姜灵儿忽的一下跳出老远,惊慌失措一般背过身去,嘴里发出一个怯怯的声音,分明在说着“流氓”两个字。

这一刻江远天仰天长叹,欲哭无泪,这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啊,是你撞进我怀里的,也是你主动摸我的,现在却是你打了我还叫我流氓,这……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些天,在江远天心中早就已经习惯了姜灵儿受伤后温柔似水的模样和淡然无波的情绪,他甚至在想之前的姜灵儿可能只是一时失控了才会打自己的,她应该是一个淡然如水的女子,绝对不可能是和离音有一拼的野蛮丫头。可是此刻这个想法彻底被江远天赶出了自己的认知。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诡异了,也太巧了,所以一时间两人竟然忘记了刚才在赤水中的紧张,反而在两人之间弥漫起一阵尴尬的气氛。

“我先去疗伤了,你也休息一下,后边的路还远着呢!”许久之后江远天首先打破了尴尬,起身向着远处走去。疗伤的过程很是顺利,毕竟自己现在肉身强大,虽说这冲击有些强烈,但也只是让江远天气血有些翻涌而已,简单的休息之后两人便再次踏上了前往火涧的道路。

一路上由于之前的事情,姜灵儿说什么也不愿意江远天继续背着自己前进了,虽然自己伤势还比较严重,但是由于道路条件的改善速度却并没有比之前江远天背着自己在山间行走慢多少。

四百里的路途,对于两个修士来说其实也就一天的时间,当黄昏来临的时候,两人面前出现了一座火红色的大山。

“终于到了,这一路上可真是受尽了裤头,希望到时候那个什么知天下能够靠点谱吧!”江远天说着举步向着红色大山中一条狭窄的山涧走去。

“等等!”姜灵儿忽然叫住了江远天,眼神凝重的说道:“有人!”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传来,只听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说道:“不错不错,想不到灵觉竟然如此强大,本座只是稍稍松懈就被你发现了,这种事情我想想,得有几百年没发生来着!”

泰安治疗男科方法
泰安治疗男科费用
泰安治疗男科医院
泰安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