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终末之龙 第七百二十三章 塑石者(中)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0:19

终末之龙 第七百二十三章 塑石者(中)

门外的卫兵显然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啪一声站得笔直。北塔外的庭院被正午的阳光照得白晃晃一片,让人睁不开眼。菲利原本是想透口气,却在扑面而来的热浪和卫兵们忐忑地斜飘过来的目光中更加焦躁,只能悻悻地又关上了门。

指尖即将离开木门上的那一刻,仿佛有微弱的电流一闪而过。

菲利皱起眉,低头看了看微微发麻的手指,又看了看木门上纵横的黑铁花纹,疑惑地伸手摸了摸。

黑铁被阳光晒得发烫,即便是朝向室内的那一部分,温度也比人的体温要高得多――但也仅此而已。

斯科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对一扇门摸来摸去,什么也没说。

没等圣骑士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木门被人轻叩两声,向内推开。

一眼看见神情诡异地站在门边的菲利,巴斯?马绍尔不自觉地怔了一怔。

“抱歉。”他挥手让卫兵离开,“被一些琐事耽误了时间。”

菲利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原本堆积起来的一点怒气已经因为刚才那无法解释的一瞬而消失无踪。

他退开一步,让迟到的两个人走进阴凉的室内。跟在马绍尔身后的尼克?斯托贝尔不再是一身侍卫的装束,而是打扮得更像个随从。

那更适合他。法师是个瘦削的高个儿,下巴略尖,脸上没有多少皱纹,看起来却莫名地苍老,下垂的眼角让他显得十分严肃……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愁苦,但当他用那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灰色的眼睛盯着人看的时候,却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从他们走进来开始,斯科特就只是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既没有起身迎接,也没有打一个招呼。

他实在没必要表现得如此趾高气扬,令人厌恶……尤其是在需要合作的时候。

菲利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索性抱着双臂站到了一边――这一场会面,他并不是主角。该说的话他已经对马绍尔说过,如今既然他们出现在这里,大概也不会因为斯科特态度傲慢就掉头离去。

“我听说你能够找到那些仪式背后的操纵者。”斯科特直视着法师,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你想怎么做?”

“我能怎么做?”斯托贝尔摊了摊手,平静地反问,“我是个法师。追溯法术的源头并不是那么容易……却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

“‘追溯法术的源头’。”斯科特冷笑着重复,“你想在水神的神殿里追溯到什么源头?”

斯托贝尔看了菲利一眼。

他们找上菲利,就是希望在菲利的帮助下进入水神神殿……虽然菲利给他们的回答是“我属于女神,却已经不属于神殿。”

他没有答应,法师却也没有放弃。他想做的事,显然不是神殿里的牧师和圣骑士们会允许的――也绝对不是肖恩?弗雷切会允许的。

“不只是水神神殿。”收回目光,斯托贝尔平静地回答,“这个城市里所有被标记的地方都值得一试。”

他没有解释那是什么标记……那神情像是知道他并不需要解释。

“我们已经去过了其他一些地方。”被无视了好一会儿的赫里福伯爵语气平和,“但并没有太多收获。”

“那么,是什么让你们觉得在水神神殿就一定会有收获?”斯科特毫不客气地问道。

“……因为那是圣者费利西蒂?安珀选择的地方。”斯托贝尔回答,灰色眼睛在斯科特咄咄逼人的追问中变得异常锐利,“一百多年前,塑石者与她共同寻找过这个城市的秘密……在明知黑暗将至的时候,她不会毫无理由地允许水神的骑士插手王室的争斗,离开柯林斯,在这里建起一座神殿――”

“那又如何?”斯科特打断了他,即使听到费利西蒂的名字,他的神情也没有多少改变,“你应该清楚,已经举行的仪式……根本不在被标记的地方。”

“水神神殿里很可能保留着唯一一座完整的祭坛。”斯托贝尔坚持把话说完,“没有被破坏,没有被扭曲……它没有被使用,只是因为它被保护得太过严密。只要能够找到它……”

他没有再说下去。他的眼神热切却并不贪婪,仿佛深信自己的坚持是绝对正确的。

斯科特看着他,沉默了很久。

“……好吧。”他说,“我会让你进入那个祭坛。以及,我会给你一个更好的机会。”

斯托贝尔脸上淡淡的惊喜迅速变成了疑惑:“什么?”

“另一场仪式。”斯科特直言不讳,“我对法术所知不多,但也知道,在施法之时追溯力量的源头,是更容易的事。”

“……的确是更容易。”斯托贝尔的脸色明显地阴沉下去,“却也更危险……你想拿自己做诱饵?”

他立刻就猜了出来。

“你做不到吗?”斯科特反问。

斯托贝尔看了他好一会儿,渐渐恢复了平静。

“什么时候?”他问。

“你会知道的。”斯科特回答,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这场会面结束得比菲利预料的要快得多。当从头到尾只说了两句话的马绍尔礼貌周全地告别,和斯托贝尔一起消失在炽热的阳光下之后,菲利靠在门口,回头看着斯科特,欲言又止。

他有太多问题,反而不知道要从何问起。

费利西蒂――那个名字在他的心底翻腾着,却无法出口,仿佛一旦被说出,就会和很多东西……很多他所珍惜的东西一起,化为碎片。

“被告诉我你相信那个法师……或什么伟大的塑石者,更胜过费利西蒂。”斯科特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迷茫。

菲利摇摇头,自嘲地一笑。

“你真的知道那个祭坛在哪儿?”他问。

“不知道。”斯科特回答得很干脆,“但肖恩一定知道。”

“……而你觉得他会告诉你?”

“为什么不呢?”斯科特反问,“如果我能给他……他想要的东西。”

他站起来,走到墙边,在菲利问出下一个问题之前,突然拔出腰间的短刀,用力刺向墙壁。

.(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医院张淑华
上海市胸科医院
长春市牛皮癣医院
海口男科医院哪好
泰安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