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大厦楼顶冒出空中违建建造者躺在高空抗拆

发布时间:2019-06-09 08:42:41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违建位于民族大厦8层高的裙楼顶上(左图红圈处,右图为放大效果)。

守 盖违建的王某为了保住违建,翻过栏杆,守在悬空30米的“屋檐”上,把自己置于险境。

攻 城管队员趁王某没在意,发起突袭,成功控制王某,将其带离危险境地。

拆 6月14日下午,城管部门对这处违建进行了拆除。

位于南京新街口丰富路的民族大厦在2009年前后被装修改建为现在的民族公寓。在此过程中,施工队的负责人王某(化名)看中了8楼楼顶的平台,他在此处建起了2处共计约120平米的违建,然后又花钱买下了附近相邻的2处正规产权房。经过一番装修改造,这两处违建被“混”进了正规房之中卖给了2位购房人。房子的面积一下子翻了倍,王老板多赚了几十万元。6月14日,城管部门对该处违建予以依法强拆。

扬子晚报 焦哲 文/摄

“空中违建”什么样子?

8楼楼顶平台上盖出两间彩钢瓦房

这处“空中违建”究竟是啥样?南京市秦淮区朝天宫街道城管科副科长陆敏敏向扬子晚报作了一个形像的比喻:“原来那里好像是一顶鸭舌帽,被他这么一改,变成了厨师帽了。”

据了解,位于丰富路的民族大厦原来是某单位的产权房,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一座“双子楼”,共约20层。其中较小的裙楼共有8层,在8楼楼顶的平台附近原有2间房,各有约50多平米,是合法建筑。在这两间房子前面是一处长约20余米,宽约4.5米的空旷平台。平台上最先有2幢建筑,但在改造前被拆除了。之后,平台就好像是“鸭舌帽”的帽檐,这两间产权房在后面高高突起,就好像是“帽顶”。

陆敏敏介绍说,2008年底,民族大厦的产权单位和开发商合作,对该楼进行整体的装修改造,变成现在的酒店式单身公寓。当时负责公寓装修改建施工队的负责人叫王某,他颇具商业头脑地看中了这个平台,以每平米1.1万元的价格,共花费100多万买下了8楼楼顶附近的这两处房子。之后,他在民族大厦整体装修改建的过程中,在平台上搭建了两处共计约120平米的彩钢瓦结构违建,和原先合法的2处房产连接起来。这样一来,民族大厦8楼楼顶原先“鸭舌帽”的形状就变成了一般高低的“厨师帽”。

朝天宫城管执法中队的张队长告诉,这两处违建在2009年3月前后建成。虽然位与楼顶,且经精心修建,但纸包不住火。经民族大厦内部业主举报,城管部门当时就发现了这一问题。经调查,这两间彩钢瓦建筑没有任何手续,是标准的违建。此外,其房屋安全也有一定隐患。2010年3月份,经过司法程序,城管部门拿到了对这处违建进行强拆的法律通知文书,并下发给业主王某。

“空中违建”价值几何?

打包卖给购房者赚了四五十万

据城管部门调查,大约在2011年前后,也就是在王某拿到通知文书之后,他不但没有对这处违建进行自拆,还将这两处私搭的违建与正规的房产一起“打包”销售给了2位购房人。虽然在房子的房产证上并没有这两处违建的面积,但因为和正规产权房相连,且王某承诺“没有问题”,2位购房人还是为此违建多支付了共计约四五十万的房款。

据了解,这两个当年的购房人现在都不住在民族大厦8楼的房产里。他们一个现居国外,一个住在南京栖霞,房屋都被用于出租。截至今年6月14日前,这两处和正规产权房相连的违建,一个是作为足疗店的女工宿舍,一个则是某络公司的办公室。据承租人透露,他们为此每年支付的租金也分别达到15万元左右。

陆敏敏告诉扬子晚报,这2年多来,朝天宫街道城管科多次与王某进行沟通,希望他能积极配合,自行将楼顶120平米的违建拆除,但是均被拒绝。经过工作,两个购房人同意配合拆违,但要求卖房子给他们的王某赔偿他们的损失,退还违建部分的购房款,每人分别约20多万元。

面对城管部门的依法强拆工作,王某又想出各种办法来阻扰拆违工作,包括“跳楼”和使用汽油瓶威胁城管队员。其最大原因就是他不愿意把卖违建赚的几十万元“吐出来”。就这样,拆违工作受阻至今。

拆违“攻防战”

盖违建者爬上悬空“房檐” 城管队员系安全绳“突袭”成功

今年6月14日,朝天宫街道决定对这处“空中违建”进行强拆。可是当城管队员早上六点到达现场后却发现,王某正躺在他亲手搭建的违建房顶上,这个违建在建造之初把屋顶做成了向大楼的外侧倾斜约15度的造型,表面非常光滑,屋顶的外侧也没有任何的遮挡物。从王某所处的位置到地面至少超过30米,稍有不慎就会直接坠楼,非常危险!

为了防止王某产生过激行为,朝天宫街道分管城管工作的副主任易龙现场决定,所有人员暂时撤离现场。易龙从执法队员中挑选两名有过当兵经历的队员,任务是确保在不发生任何意外的情况下,采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将王某安全地从屋顶上带下来。

当天中午12点多,王某已经在距离地面30多米的屋顶,和城管相持了6个多小时,太阳也辣起来了。也许是觉得城管队员们都该回去吃中饭了,违建屋顶上的王某放松了警惕,叫人给他送了一把遮阳伞,在伞下睡了起来。

2名已经等待多时的突击队员,身系安全带,从九楼的平台上悄悄翻越过护栏,向王某所在的8楼违建屋顶靠近。就在王某察觉不对劲的时候,他的手和脚已经被两个队员死死摁住。紧接着,后续的队员们相继攀越护栏,一拥而上,很快,王某被队员们抬出了违建的楼顶,安全“着陆”。

屡被举报背后

违建原业主称保违建花了不少钱

6月14日下午,城管部门对这处位于民族大厦8楼楼顶的违建进行了拆除。目前,城管部门正在清理现场,今后8楼顶的露天平台将保持原状,和民族大厦之间只保留一个进出的通道。

昨天下午,扬子晚报采访到了当事人王某。他说,自己今年65岁了,身体不太好,这段时间正在家休养,到现在还是有些想不通。

王某承认自己在8楼楼顶盖的这处违建没有任何手续,但他说当时丰富路一带正在整体改造,好多地方都在盖。他想不通为啥别人盖的违建就没有人举报,自己盖的违建却一直有人盯着不放。他说,2009年违建刚建好时,就遭人举报,自己好不容易花钱“摆平”了,但没想到今年初又有一个民族公寓的业主举报他,并且“明码开价”,说给8000元就不继续举报了。

王某告诉扬子晚报,本来他已经同意给对方8千块钱了,现金都准备好了,没想到对方听说南京市城管局对他的这处违建下了一个督办单,“价格”又上涨了,要1.2万元才肯不投诉。他觉得违建反正也保不住了,就没有给对方一分钱。

那么为了保住这处违建,王某一共花了多少钱?王某称,事情已经过去了,具体数额不想再提。

王某所说的遭举报人索要1.2万元的“封口费”是否确有其事呢?朝天宫街道城管科和城管中队的相关负责人昨天均向扬子晚报证实,确有其事。“有些举报人的动机确实不纯。”

至于和购房人之间的退款纠纷。王某表示,拆违是政府行为,和他个人无关。自己正在就此事积极与2位购房人沟通,但对方一个在国外,一个出差,目前还无法交流。

扬子晚报从城管部门了解到,在之前的交流中,王某坚持不同意退款,其理由是这几年这两处违建每年都分别为购房人带来租金10多万元,已经超出了当时的购房款。城管部门建议购房人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学生瘦腿最快方法 学生时代最好瘦腿的时代
天津滨海新区建成38个太阳能公交站
百度微博产品“说吧”下线,首家退出战场的互联网巨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