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极帝风云 第二十二章 魅族的传闻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8:30

极帝风云 第二十二章 魅族的传闻

风度和xiǎo韩儿的摇骰子打赌最终以xiǎo韩儿失败而告终,xiǎo韩儿搭着脑袋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已然没了平时的活奔乱跳,因为她知道风哥哥伤好了,始终是要走的,而自己却不能够离开爷爷!想着想着泪珠就在眼眶中打转,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跑开了,只留下一句话:“风哥哥,我会让爷爷放你们走的。”

风度没想到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xiǎo韩儿会对自己这般依赖?或许风度不曾体会xiǎo韩儿的心情吧,xiǎo韩儿自xiǎo到大一直都跟着爷爷,几乎没有任何玩伴,那些太平村的人就好像是虚幻的一样,全是不真实的假象,所以突然见到风度这么个活生生的人心中难免会欢喜,可是当风度一走,随着而去的就是xiǎo韩儿的快乐。

“谢谢你,xiǎo韩儿。”风度心中默默念着。xiǎo天这只鸟看着跑出去的xiǎo韩儿也显得有些落寞,毕竟这些天xiǎo韩儿对xiǎo天可谓是好的不得了,喂好多吃的不説,天天抱在她暖暖的怀里,鸟耳中全是悦耳的笑声。

过了一会,xiǎo韩儿又原路跑了回来,已经不再郁闷难过了,恢复了以往的灿烂笑容,冲着风度和xiǎo天説:”风哥哥,爷爷让你过去一趟呢,説有些话要跟你説,还有xiǎo天,一起吧,让我再抱抱你。嘿嘿“

风度跟着怀抱xiǎo天的韩儿来到了一艘xiǎo船上,xiǎo船的船头姜老依然在一动不动地垂钓,风度慢慢走了过去,轻轻坐在姜老的身边,然后观察着姜老的一举一动,发现姜老垂钓之时竟然如同禁止了一般,定格的画面让人心惊不已,风度看得是一阵错愕,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将他惊醒:“年轻人,你来啦!”

这姜老分明没有任何动作,嘴都没动一下,还是原来的那副表情。“前辈,是您在説话么?”风度试探着问道。

“呵呵,我在专心垂钓,这是我修炼之法,本体不能移动倒是吓着xiǎo友了,我正在用神识与你交流。”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风度心中才肯定了是姜老,否则还以为是鬼呢。

“前辈,晚辈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只是出来已经近一个月,家里恐怕焦急担心四处寻找,如今我伤好的差不多了,是该早些回去了,所以想跟前辈辞行,今后若有什么能帮到您的我一定竭尽全力。”风度率先提出了自己的意思。

“哈哈,年轻人,我很欣赏你,你知道的我本是想杀死你而不是救你,因为凡是来太平村的外人一律不得存活,而你却是个例外,你要感谢的话就去感谢xiǎo韩儿吧,如果不是她硬要救你,当日在我们离开之后我就就会将你弄死,并且吞食你这上好的天灵肉身。”

风度虽然早有猜测这姜老恐怕没那么简单,但是还是猜得不够深远,无形中竟然处处是xiǎo韩儿帮自己躲过了一死。”前辈,晚辈当真是被仇家逼落于此,并非窥视村落,还请前辈放我离去,大恩不言谢。“

”年轻人一大可放心,这村中附近近千里都难逃我的法眼,所以根本不会怀疑你的来历和目的,这也是我愿意答应xiǎo韩儿的原因。“随着这声説完,禁止的姜老忽然动了,然后恢复了正常人的表情,对风度又説:”你是风家子弟,光凭这一diǎn其实我就没有理由杀你。你想知道原因么?“

”前辈请讲。“风度忽然好奇了起来。

姜老缓缓站了起来,忽然眼中露出几许沧桑之色:”或许你已经发现,我太平村民并非是人族,而是魅族。万年前我魅族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种族之一,只是到后来人员越来越凋零,魅族的败落是因为当时族长的野心。当时他妄想统治更多了领域,结果犯了众怒,被几大种族联手打压屠杀,最终魅族被灭,族人四处逃窜!而我太平村一脉就是魅族的一支。”

风度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太平村里竟然都是魅族人,难怪会如此怪异,原来如此。”

“呵呵,年轻人竟然知道魅族,看来xiǎo时候书读的不少。当日上带村长也就是我父亲带领我魅族一路逃窜到天岳帝国,不知该往何处容身,然而这时巧合碰到了风家一位大能,这大能不因我魅族而有排挤,将我等偷偷安置在这太行山深处,这才一直存活了下来。所以风家对我魅族有救族之恩。”姜老越説越是激动。

风度更加好奇,风家大能究竟是谁呢?于是开口询问:”前辈口中所説的风家大能不知道是?“

”呵呵,我只知道他叫风无天!“姜老郑重地回答道。

”风无天?这这这"风度感觉真是太过离奇了。

姜老见风度这般表情,疑惑不解:“恩?莫非你这xiǎo辈当真认得?”

“不瞒前辈説,这风无天没错的话确是我祖爷爷,我经常搭理墓园,曾经看到过这个排位的。”风度diǎndiǎn头説。

“什么?你説风前辈早已经不再人世?”姜老激动之下猛然抓住了风度,吓了他一大跳。

风度连忙答道:“前辈,您先放手,我祖爷爷确实已经去世多年了,听説是最终大限将至

极帝风云  第二十二章 魅族的传闻

,没有突破境界羽化了。”

姜老也察觉到了失礼:“哎,最终还是没突破桎梏么?乾坤境突破那最后一道关卡当真就难如登天么?”姜老失声感叹:“我被困在乾坤境巅峰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岁月,可是始终无法再进一步,不出意外最终的结果也会和风前辈一样老去。”

风度听闻此言,心中震惊的同时也是感叹不已,修武修道之人终难逃离生死命轮么?修武修道只为长生,可是又有几人真正长生?只是乐此不疲的坚持在这条茫茫不归路上,不断的徘徊,不断的挣扎!“前辈,您为何不走出去试试,那样或许会有突破境界的可能。”风度对姜老随口説道。

忽然,姜老扭过了头,认真思量起风度刚刚説的话,可谓是一语diǎn醒梦中人啊,这些年只知道在这个地方隐居守护,可是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只是自己一走这个村子又该如何?姜老diǎndiǎn头,随后又摇摇头,一丝无奈涌上心头。

风度知道,姜老对自己已经没有恶意了,于是趁机提出:“前辈,没想到太平村和我风家还有如此渊源,我回去后定然不会泄露太平村的隐秘。”

姜老diǎndiǎn头:“年轻人,你很不错,先天灵体,凝气一层巅峰。根基扎实,性格沉稳,在武道上定能走得更远。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你去与xiǎo韩儿告别吧。韩儿是我早些年在村外找到的灵族弃这村中的幽香对你和那只xiǎo鸟无效,你们可安心离去,另外这本书赠与你,希望你能领悟。去吧。”説完便重新坐下垂钓,身子再度恢复了静止不动的状态。

风度没有细看便随手将书扔进苍龙戒里,然后向xiǎo韩儿走去。

“风哥哥,爷爷和你説什么了呢?”xiǎo韩儿见风度走了过来好奇的问着。

“xiǎo韩儿,你爷爷説允许我离开这里了,恐怕以后不能再陪xiǎo韩儿玩了呢。你要乖乖的,知道么?”风度看着这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女孩,心中忽然又一丝不忍。

xiǎo韩儿眼中打着泪珠,竟然一下子扑进了风度的怀里:”风哥哥,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就是不让你走。“风度一下子愣住了,长这么大何时这么抱过女孩,而且这女孩还是一下子主动钻进了自己怀里,一瞬间胸口就被打湿了一片!

远处的姜老岂会不知道这边的状况,笑骂道:”这xiǎo子没两天就勾走了xiǎo韩儿的心,这别的本事没有,这一手本事倒是非同xiǎo可啊!“

xiǎo天在一旁则是羡慕的不得了,想我天绝鸟帅气迷人,威风八面,竟然没有个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当真是气煞鸟也!

风度不知道怎么安慰xiǎo韩儿才好,过了片刻,他轻轻拍了拍xiǎo韩儿的肩膀説:”好啦,不要哭了,风哥哥走了又不是説没有再见的可能,等你爷爷让你出去的时候你就去这太行山巅的风家去找我,到时候哥哥再带你玩好不好。“

xiǎo韩儿一听,泪眼中恢复一些神彩:”真的么,你是説爷爷让我出去找你?”

“你只要好好修炼,等实力高强了肯定能出来找哥哥玩的。所以你要乖啊,不准在哭了。”风度也只有想到这个办法来安慰她了。

”恩,xiǎo韩儿最乖了,一定好好修炼成为强者然后去找哥哥,以后还要嫁给哥哥当老婆,因为我输给你了呢。嘻嘻“xiǎo韩儿破涕为笑,忽然又扯到了这件事上,风度顿时又是一阵头大,心想:”风度啊,你赶紧跑吧,再不跑真就走不了啦。“

”xiǎo韩儿,那我和xiǎo天就离开了,以后记得来找我们玩啊!“风度放开xiǎo韩儿,然后唤了声xiǎo天,只是xiǎo韩儿忽然又抓住了xiǎo天,不让xiǎo天走,风度冲她摇摇头,最后她才不舍地放开了手。

xiǎo韩儿站在原地深深地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泪水再一次打湿了眼睛,一人一鸟越来越远,直到慢慢消失不见。或许风度不知道的是,此次与xiǎo韩儿一别,再次相见已经是沧海桑田,不过这份最初的情谊却永远刻在了xiǎo韩儿的心里,她幼xiǎo的心里早已深种下风度的影子,那是最原始的快乐!

淮北治性病好的医院
鹤壁好的性病医院
鹤壁好的治性病医院
鹤壁哪家性病医院好
鹤壁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