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鸿元至尊 第355章夜谈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8:23

鸿元至尊 第355章夜谈

珞瑜一行人扮作护商队,押送着‘顺兴德’的一批货前往砬前城,余森楚老板也跟随着前往,砬前城是张革的势力中心。

党家和古家的另一封信,就在楚老板身上,由他递交给张革。

白申惨死,这事也是他惹火烧身。

他丢失了货物,来到白山城,想找回丢失的货物,先是找了‘西来会’栢西来,又找了城主城守帮忙,最后却找宝爷,结果宝爷也因为丢失了货物,两人一合计,觉得两批货都有可能是‘西来会’和城主城守劫的,决定冒险将他们擒拿索回货物,因为这两批货物太重要了,使得他们不得不冒险,结果最后把事弄成团糟。

宝爷在白山城的人损失殆尽,白申惨死,白家这次出来的人仅剩白琳一人,但是白琳却投奔了幽冥宗,拜第五为师。

关庆扬留在了白山城,他要抢占白山城的地下势力。

官面上还是党家古家控制着白山城,但是两家这次算是伤筋动骨,外强中干,如果不是关庆扬力挺,没准会被白山城其他土族联合将其灭掉。

白山城实际上已经落入关庆扬之手。

刚刚接手,他要忙碌一段时间,将一些事情落实,好迎接夏朝张显的大军到来。

白山城可是进入东南山区南线的桥头堡,现在张革的人只是名义上的占领,因为他的兵力并不多,并没有派来兵马,这也是因为张显的大军并没有进攻东南山区的迹象。

“那位宝爷一定要让人查清他的身份,还有栢西来,虽然他们现在还不一定知道是我们幕后黑手,但是他们竟然有如此能量,相信给他们时间,一定会找出些蛛丝马迹,留着他们毕竟是遗患。”

珞瑜对郭宝吩咐道,因为郭宝又要先行一步,有些事情需要他去联系解决。

“明白。”

“到了砬前城,想办法同这个人联系上,他会帮助你的。”

珞瑜给郭宝看了一张画像,画像下面标着名字和联系地址。

郭宝看过后,珞瑜将画像收了起来。

这画像上的人是赤邪日堂在砬前城的负责人,原本珞瑜不想动用赤邪的人,但是现在形势有变,已不再是刺杀、历练、捣乱,而是有变成为大军打前站之态,那么就得因势而变了。

“大小姐,我们后面有两队人,二十几人,但是没人的修为都很高,而且带着杀意,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情况有些不妙啊。”

郭宝走后,第十八有些凝重的对珞瑜道。

“恩?”

珞瑜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足一里远,两队骑士缓缓的,不急不躁的吊在他们身后。

楚老板也发现了身后有异常,回头看着。

“坏了,是马场的人。”

“什么马场?”

贾强不明白。

“唉,白山城南有处养马场,养马场的人都是神神秘秘的,谁也搞不清他们的身份和养马的目的,半年多了,也曾有人想接近查看,但都死的很惨。”

楚老板叹了一口气介绍道,这养马场的人很少出来走动,也不同人接触,这回怎么走出来这么多人,这让楚老板感觉到了危机,认为这些人是针对他们而来的。

“他们的服饰不一样,不会是一起的吧?”

余森虽然是没有修为的人,可是在这晴朗的天看清一里之内的人还是很轻松的事。

这些人都是一身皮甲,但是颜色不一样。

走在左侧的事一身黑甲,得胜钩上挂着长槊,腰悬佩剑,斜挎铁胎弓,背着箭囊,透着股煞气,没人胯下,都是一匹高头健马。

右面的是棕色皮甲,得胜钩上挂着长戟,腰悬佩刀,斜挎木质弓箭坐下马也显劣质。

“张革的鹰击骑兵营。”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珞瑜却是知道,他从赤邪的情报中见到过,张革效仿廖维凯也建了个骑兵营,人数不过千,名字;鹰击。

黑甲的事鹰击骑兵营骑士,而另一队应该是那些将领的亲卫,或者是军使。

“姐姐,那个栢西来就在其中。”

藤玉忽然对珞瑜轻声道。

藤玉实际年龄无可考证,但是她却尊称珞瑜为姐姐,原本她是蛮灵儿的女奴,但是珞瑜没有同意,要求姐妹相称,藤玉很感激珞瑜,不从年龄上考虑,尊珞瑜为姐,蛮灵儿为小妹。

藤玉属于魔化的妖藤妖精,虽然她没有介绍自己的家族,但是能有王者坐镇的妖精一族,其族群肯定不小。

藤玉生长在东南山区,修成妖精化形后也是去过很多地方,对东南山区比较了解,而且她来自大森林,又是草木系妖精,对自然亲近,草木有灵,它们能相互沟通,所以藤玉几息间就得到了后面两队人的情况,她同栢西来交过手,熟悉他的气息,所以发现了乔装后的栢西来。

“莫非他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珞瑜有些惊异。

“不,他是冲着我和余兄来的。”

楚老板对珞瑜道。

“噢,嘿嘿、、正在找他不到,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珞瑜冷笑道。

“大小姐,不能大意了,他们或许有埋伏。”

第五想了想对珞瑜道。

“玉妹,前面就得劳烦你了。”

珞瑜对藤玉道。

“没问题。”

藤玉闪身没入森林。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离前面一处险要之地不远时,藤玉回来了。

“姐姐,前面确有埋伏,大约有三百多骑兵、、、、、、、、、、、”

.....................

坎坞城,深夜。

刘国忠见到张显,惊得张目结舌,他万没想到还能面对这个外甥,心中有鬼,或者说有愧,所以让他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可是他毕竟是上位者,短暂的慌乱后,强制镇定下来,而张显的气质却让他反客为主,等刘国忠明白过来后,非常尴尬。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刘国忠忽然觉得张显的气场非常浓厚,让他自觉形愧,不敢仰视。

“这么短时间就养成了王者之气,当初的确小视了他。”

刘国忠不由腹议道。

所谓王者之气,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质,不是谁都会拥有的,也不是你故意为之就能生成的,或许说天生的,虽然有些武断,可是这种气质好像真就是与生俱来的。

到了一定程度,就被激发出来,或许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出来。

“不知国主来此有何见教。”

待刘国忠彻底冷静下来,想了想还是主动些为好。

“恰巧路过,拜访舅舅。”

张显淡笑道。

“国主折杀我也。”

“东黎国已经不存在,成为了夏朝的三个郡,不知舅舅对此、、?”

张显看着刘国忠,话只说了个开头,只等刘国忠接话。

“唉。”

刘国忠叹息一声。

“我只希望国主善待你长兄。”

“他是我的长兄,不是吗。我只有一点疑问,我那长兄并非愚钝之人,怎么做了东黎国国主却性情大变,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呢?”

张显还是那般当然而坐,但是语气略带凌厉。

“我说了国主或许不信,但是我还是想说出原因来。”

刘国忠沉默了一下,略带悲意的讲述了发生在张璐身上的事。

原来刘国忠的确是想扶持张璐。

但是张璐本身筋骨体质都不是很好,于是刘国忠就派人全力收购能改善体质的灵丹妙药,为了让张璐能在修为上突破,他甚至盗取国库为其购回一枚培元丹。

刘国忠本意是好的,因为亲外甥要想继任国主,除了头脑聪慧,还必须具有很高的修为,不然难以服众。

但是就如一头羊,你想让他变成龙,就算天天让他喝龙血,也改变不了它还是一头羊的本质。

张璐张显从小就有差别,张璐确实有些愚笨,这不是他的错,因为她母亲怀着他时还在战场上厮杀,动了胎气,后来有难产,差点小命不保,这些都对他造成了巨大影响。

也因此张家人和刘国忠就对他特别溺爱,不像张显出生后并没有受到多少关爱,而且几岁后就开始了淬炼筋骨修习武技,之后开始修炼,从小就吃了很多苦头,三岁看老,启蒙是关键。

怪爷凼叔对张显是另般溺爱,而他又是个性极强,所以十几岁就能驰骋疆场,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硬是创出了忢月大陆第一勇士的名号。

到了这时候,刘国忠反省过来已经有些迟了。

张璐毕竟是长子,同张显相比,没有一样能可比的,这让刘国忠不淡定了。

可是他强行灌输那些灵丹宝药,却没能取得正面效益,却差点害死张璐。

好在刘国忠和张月成都是高手,硬是把走火入魔的张璐小命给抢救回来,但是后遗症就是变得愚钝,不能修炼了。

“唉,何苦来哉,我又没有和大哥争夺什么了的想法。”

张显听罢不由感叹唏嘘。

刘国忠愧疚不已。

“大哥在金湾岛做个逍遥王

,我也只能做到这份上了。”

张显对刘国忠道。

“很好的归宿。”

刘国忠很满意。

“不知舅舅是否愿意去金湾岛,噢,我是说舅舅有意时可以跟我提出来。”

刘国忠脸色变了变、、、、、、、、

(。)

石嘴山白癜风
保山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鸡西白癜风医院
石嘴山白癜风好的医院
保山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